不可抗力2,不可抗力影响下的合同变更

动漫资讯 2019-12-02121未知admin

  A公司与B公司于2018年9月7日签订《无线会场网络支持合同书》,合同履行期限为2018年9月17日至2018年9月26日,合同总金额为人民币8万元,合同中约定分三笔支付。

  合同签订后,B公司严格按照合同积极履行义务。然而由于出席领导的时间调整,A公司却临时通知B公司将合同履行起始时间变更为2018年10月8日,并要求B公司提供的设备一直放置在合同约定履行地点,因此导致了B公司的成本和损失增加,而A公司却迟迟未按合同约定付款,也未赔偿给B公司造成的损失。

  根据我国民法总则、合同法的相关,不可抗力是指合同订立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法律意义上的不可抗力主要包含三方面:自然灾害,如台风、地震、洪水、冰雹;行为,如征收、征用;社会异常事件,如、骚乱。不可抗力具有不可控制的客观性的特点,不可抗力事件必须是该事件的发生是因为债务人不可控制的客观原因所导致的,债务人对事件的发生在主观上既无故意,也无,主观上也不能它发生。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全部免除责任。

  本案中,出席领导出席时间的临时调整,是一种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并非由于A公司主观上的故意或者,A公司也不能够通过自身而或改变此事的发生,因此而导致双方合同的迟延履行,以及合同款的增加,A公司不应对此承担责任。

  所谓情势变更,是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全面履行前,因不可归责于双方当事人的原因,使合同赖以成立的基础或发生当事人预料不到的重大变化,致合同之基础或,不可抗力2若继续维持合同原有效力显失公平,允许变更合同内容或者解除合同。有情势变更之事实,是适用情势变更的前提条件。所谓“情势”,系指作为合同法律行为基础或的一切客观事实。包括、经济、法律及商业上的种种客观状况,具体如:国家政策、行政措施、现行法律、物价、币值、国内和国际市场运行状况等等。所谓“变更”,乃指这种情势在客观上发生异常变动。这种变更可以是经济的如通货膨胀、币值贬值等;也可以经济因素的变动,如战争及其导致的、禁运等。

  本案中,出席领导时间的临时调整,系不可归责于双方当事人的原因,使合同发生当事人预料不到的重大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客观上,出席领导时间的临时调整,系情势变更之事实;第二,主观上,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所不可预见并不可避免的,双方当事人在心态上都不存在;第三,责任上,导致合同款增加的事由不可归责于双方当事人。因此,导致双方合同的迟延履行,以及合同款的增加,A公司并无客观及主观上的,不应对此承担责任。

  所谓商业风险,是指在商业活动中,由于各种不确定因素引起的,给商业主体带来获利或损失的机会或可能性的一切客观经济现象。现实中的商业风险无处不在,比如市场价格的波动、物价的波动、消费者的价值观的变化等,都能导致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商业风险。

  本案中,出席领导时间的临时调整,应属商业风险,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其一,商业风险属于从事商业活动所固有的风险,本案中合同双方签订合同后出现合同款增加的情形,属于从事商业活动中合同双方能够预见的风险;其二,对商业风险,法律推定当事人有所预见,能预见;其三,商业风险带给当事人的损失,从法律的观点看可归责于当事人,本案中的A公司和B公司应当预见这种情形的出现,属于从事商业活动中可能出现的风险,因此A公司应对此承担责任。

  意外事件,是指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不是出于行为人的故意或者,而是由于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本案中,出席领导时间的临时调整,非因A公司的故意或者导致合同款增加,属于不能预见的原因引起,但民法通则和合同法均未将意外事件作为免责条件,意外事件不应作为免责事由,因此,A公司应当对此承担相应责任。

  第五种观点认为,该案中A公司和B公司对此事的发生均不存在主观上的,不会因此而影响到A公司和B公司基于原有合同所享有的义务关系。但是合同款的增加是由于A公司的要求产生的额外的费用,应当对此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

  首先,笔者认为,本案中出现的出席领导时间临时调整的情形,不属于不可抗力。因为不可抗力具有不可预见的偶然性,不可抗力所指的事件必须是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不可预见的事件,它在合同订立后的发生纯属偶然。而本案中出现的情况并非A公司所不能预见的,其作为一场会议的主办方,对于参会的重要领导和嘉宾的时间安排和临时调整的问题,应当预见可能会发生的变化,因此,该情形的出现导致合同的变更不属于不可抗力。

  其次,该事实是否构成情势变更,应以是否导致合同赖以成立的基础,是否导致当事人目的不能实现,以及是否造成对价关系障碍为判断标准。不可抗力2所谓“情势”,是指合同成立时所依赖的客观情况;所谓“变更”,是指“合同赖以成立的或基础发生异常变动”。这里的“客观事实”,指一切可能导致合同基础的客观情况,包括自然灾难、意外事故、战争爆发、国家经济政策及社会经济的巨变等。客观情势的变化时刻存在,但一般变化不会引起情势变更原则的适用,必须有重大的异常变动致使合同的法律基础时才可适用。所以,笔者认为,不可抗力2本案中出现的出席领导时间临时调整的情形,不属于情势变更,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第一,从主观上看,不可预见,是指双方当事人没有预见且不可能预见,以合同成立之时具有该类合同所需要的专业知识及正常思维在当时情况下不可能预见为准;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的不适用。不可避免,是指事前无法预防,事后尽一切措施也无法消除其影响。情势变更须是当事人所不能预见的,且有不可预见之性质。这是适用情势变更原则主观要件的一个方面。情势变更是否属于不可预见,应根据当时的客观实际情况及商业习惯等作判断标准。当事人事实上虽然没有预见,但法律应当预见或者客观上应当预见,则不能适用情势变更,因为当事人对自己的主观应当承担责任。第二,从结果上来看,因情势变更会导致合同的履行显失公平,这是情势变更原则的核心要件。情势变更原则只有在合同赖以成立的基础发生巨大变化,致使继续履行将显失公平,导致一方明显有利,另一方明显受损,双方当事人的利益严重失衡时才适用;如果影响轻微,则不适用。第三,从责任上看,双方或一方当事人对情势变更的发生有的,不适用情势变更原则。本案中,A公司对于导致合同变更的事由客观上应当预见,其对于由此而导致的合同款的增加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因此应当对由此而引起的B公司的损失承担责任。

  再次,本案中出现的出席领导时间临时调整的情形,也不属于商业风险。商业风险是指由于交易双方中的某一方,或与之关联的某一方的原因导致的风险:比如款式过时、价格过高、质量投诉、商业机密泄露都属于商业风险。商业风险属于从事商业活动所固有的风险,作为合同成立基础的客观情况的变化未达到异常的程度,一般的市场供求变化、价格涨落等属此类。而本案中出现的情形,并非商业活动中所特有的风险,A公司作为会议的主办方对于导致合同变更的事由客观上应当预见,而B公司是无法预见的,因此该案不属于商业风险,A公司应当对由此而引起的B公司的损失承担责任。

  最后,本案中出现的出席领导时间临时调整的情形,亦不属于意外事件。意外事件具有三个特征:一是行为人的行为客观上造成了损害结果;二是行为人主观上没有故意或者;三是损害结果由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而本案中,导致合同款增加的事由是由于A公司应当预见的情形而非其本身造成的损害结果,但是其没有及时采取相应措施而导致B公司的损失,主观上存在,因此不属于意外事件。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该案中导致合同变更的因素既不是不可抗力、情势变更,也不是商业风险、意外事件,A公司对于导致合同款增加的事由应当预见,而B公司无法预见,A公司对此存在一定程度的,事后双方又达成了变更的新的合意,对于B公司由此而产生的损失,A公司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对于B公司的损失是否一定会产生,还要根据市场调节等因素具体评判,而A公司对于该案中出席领导出席时间临时变化的因素,也不应承担所有责任,因此,应根据A公司的比例,来判定其应承担的具体责任。

Copyright © 2002-2013 炎黄子孙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